秋彬書齋

直擊新城溪斷流點 一灘水窪無魚蝦

直擊新城溪斷流點 一灘水窪無魚蝦

醫 聖 小說
今晚,我将被青梅竹马拥抱 今夜、幼なじみに抱かれます

第一金:公用事业股 迎转机行情

新城溪下游靠近龍德大橋段,寬闊的河牀已經完全乾涸。記者陳敬豐/攝影

宜蘭武荖坑風景區旁是新城溪上游,清澈溪水映照兩岸蒼翠的綠樹,往下游走靠近武荖坑橋,溪水仍然豐沛,有民衆打赤膊戲水;經過橋後的冬山制水門,溪水漸減,行至國道五號橋下只剩一縷細流,有氣無力,老農哀嘆「小時候從不缺水」,如今農作物枯死一片。

今年8月中旬,從國道五號往新城溪下游走不到100公尺,仍能看到斷流點;續行至到臺二戊線龍德大橋附近,幾已看不見溪水存在過的痕跡,橋墩下荒煙蔓草,一灘水窪中沒有任何魚蝦,只有橋下一道較深色的土面,足以證明7月底颱風來襲,曾讓這裡獲得短暫滋潤。

嫡女御夫 小说

沿着乾枯的溪牀走向岸邊,有些零星農作。種菜的林姓老農說,小時候新城溪水量豐沛,大水一來沖刷橋墩,現在新城溪沒有水,他都是接右岸大排的水來灌溉。隔壁菜園的鄰居不信邪,還是想從新城溪接水,結果農作物等不到水枯死一片,留下荒廢菜園。

溪水減少,泥沙淤積的狀況愈來愈明顯,儘管公家單位常派怪手挖土石,但每逢超大豪雨仍很危險,暴漲溪水可能衝上橋面、淹過溪牀。據說,近河口處曾有建堤防的計劃,但後來沒下文。

離開宜蘭蘇澳鎮進入花蓮,愈往南走,溪水愈幹。花蓮市向南第一條主要溪流是木瓜溪,7月底颱風過後木瓜溪水流湍急,接着幾天未下大雨,溪流又漸趨平緩,到了下游更變成涓涓細流,隱藏在大石頭間。

無敵仙廚

陶喆江苏卫视唱跨年 新辑等10年终有谱

木瓜溪兩側的吉安鄉與壽豐鄉兩樣情,吉安鄉灌溉依靠初英發電廠的尾水,水圳水流豐沛,農友不擔心缺水;相反地,壽豐鄉沒有發電廠與儲水設備,多日無雨,水圳乾枯、石塊裸露,水窪聚集混濁沉澱物。水利署第九河川局去年底在木瓜溪試辦「水域生態庇護池」,「爲魚蝦留一口救命水」。

再往南區走,秀姑巒溪是主要灌溉水源,儘管主溪流仍有水,但支流水愈變愈小,以往仰賴支流溪水的農友苦不堪言,只能配合農水署花蓮管理處分配水源,才能勉強讓農作物繼續生長。

農民表示,乾旱時大家搶着往上游找水,有人清晨就爬山搶水,導致晚來的人沒水可用,甚至發生爭執,純樸的農村也變得烏煙瘴氣。

战斗圣经3

「小鴨慢騎」環騎台北 議員驚:幼兒園大班要騎21公里?

上櫃股票南俊國際、聯寶28日起得為融資融券

Categories
要聞新聞
Tags